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教师被撞成重伤家属未交钱医院暂停用药致死

来源: 时间:2018-10-27 18:46:24

教师被撞成重伤 家属未交钱医院暂停用药致死

9岁的小锦扶着精神失常的母亲呆坐在家门口,望着曾经无数次由父亲骑车载她走过的这条从村里通往学校的道路。今年2月2日下午,她的父亲杨其忠为了给一位五保户送半只鸡过年,不幸被后方驶来的摩托车撞成重伤,当场倒地昏迷不醒。2月7日,在茂名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5天后,杨其忠去世,从此再也没人接送小锦上放学了。

●死者堂妹:没有交钱,医院把药停了

2月2日晚上8时许,电白县旦场镇红花坡管理区潭巴塘村的一名村民在回家途中发现一名男子倒在马路旁边昏迷不醒,头部流血不止。该村民上前辨认,发现伤者是旦场镇红花小学公办教师杨其忠,他连忙与人合力将杨送至旦场镇卫生站,后转送电白县人民医院治疗。拍片诊断后,电白县人民医院建议转院治疗。于是,杨其忠的大女儿小诗和亲戚一起将父亲送往茂名市人民医院。

“医院把他放到普通病房输液治疗,到11点半才缝合头部伤口。”回忆起那令人心悸的一天,死者堂妹杨云霞对院方的做法表示不满。“到了第二天,我发现因为没有交钱,医院把药停了,我和医院说明伤者是公办教师,有医保,只是一时手头紧张取不出钱来,但医院并没有理睬。”杨云霞说,医院从2月3日凌晨4点停药,直到家属多方筹钱交药费之后才恢复用药,此时已经是早上10点,停药时间长达6个小时。

●死者哥哥:住院前几天他有肢体反应

死者哥哥杨其光告诉,住院前几天,杨其忠还有简单的肢体反应,能在家属的搀扶下直起身子,眨眨眼睛,调整姿势。在医生做了几次切开气管抽痰的手术后,2月7日凌晨7点左右,医生说伤者快不行了,并叫来运送汽车。

“一开始医院拿来一张像通知书一样的单子让小诗签名,小诗签了之后,医院又说她还没成年(16岁),没有资格签名,又拿着单子来让我签,我说我有老花眼看不清字,医院也没有说明签字会有什么后果,我就在对方的鼓动下签字了。”杨云霞说。她说,她事后才知道上面的内容是说,医院已尽了告知义务,家属是自愿送伤者出院的。

在送回杨其忠时,家属发现他的病情有恶化迹象,便连忙将他送回茂名市人民医院。到达医院后,人们发现躺在担架上的杨其忠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死者的堂弟杨其瑞认为,杨其忠早在还没送出医院之前就已经不行了,出院之前,那些仪器仪表都已经停止了,他也没有呼吸了。

杨其忠的离世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毁灭性打击。“家里就靠他一个人养活,他一走,家里留下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婆和两个还在读书的小孩,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下去。”杨其瑞说。

●医院干事:要是抢救是有希望救回来的

事后,杨其忠的亲属认为茂名市人民医院在救治过程中过错导致杨其忠死亡,希望医院承担赔偿。家属和院方反复协商了3次,但没有达成协议。

茂名市人民医院医患关系办公室江干事告诉,根据院方资料显示,2月7日上午6时半,杨其忠出现呼吸变弱等迹象。7点12分,医生向病人家属建议转ICU重症病房抢救,而家属自动要求放弃治疗并选择出院。“当时他处于有自主心跳、无自主呼吸的状态,要是抢救的话是有希望可以救回来的。”江说,杨其忠是因车祸导致重型颅脑损伤而死亡,院方在救治杨其忠的过程中并无过错,但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为死者家属减免至少2000元以上的医疗费用。

●医院干事:家属医院门口祭拜,公安拘留3人

家属并不满意这样的处理结果。杨云霞称,当时医生询问她是否要将杨其忠拉回去土葬,如果要土葬的话就尽快出院,她并没有主动要求送杨其忠出院。杨其瑞对医院只减免医疗费的做法感到不满,他说:“我们前前后后一共交了8000多元医药费,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医院的该由医院来承担。”

2月15日上午10时半,杨其光等死者亲属及一些村民到茂名市人民医院门口要求“讨一个说法”。当日12时半,茂名市茂南区公安分局将杨其光等10多名亲属带回公安局调查。

茂名市人民医院医患办江干事称,死者家属在医院门口拉起横幅,敲锣打鼓,烧香祭拜,严重扰乱了医院正常秩序。当地公安因此对杨其光等3人做出行政拘留5日的处理。

评说杨老师其人其事

五保户: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

提起杨其忠,红花坡管理区潭巴塘村几乎人人都称他是一个老实、忠厚、热心的好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他的命。”一提起杨其忠,80岁的五保户李正庭不禁声泪俱下。李正庭因杨其忠曾来家中帮他的外孙补课而与杨结识,他只有一个出嫁在外的女儿,平日独自生活。逢年过节,杨其忠总会将自家宰杀的鸡分一半送过来。2月2日除夕那天,杨其忠便是在送完鸡返回的途中被摩托车撞伤的。

村支书:他骑着破旧自行车到处帮助别人

走进杨其忠曾任教28年的红花小学,他的小女儿小锦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一年级全级前十名的榜单上。杨其忠生前的同事冯老师说:“他的工资扣去社保每个月只有1600元,还要养活一家四口,真的很不容易。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下课了也会去他办公室找他玩。”与杨其忠相处多年,在冯老师的印象中,杨其忠总是穿着他那件破旧的外套,用他那辆旧自行车载着他心爱的小女儿上学放学,十年如一日。

“他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来来去去,到处帮助别人。”这是红花坡村支书李其民对杨其忠最深刻的印象。他告诉,杨其忠在村里人缘极好,原先一家人蜗居在一间狭小的泥砖房里,到了2004年,才在村委会和村民的资助下建起了现在这幢约50平方米的小平房。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原本有些疯癫的妻子神智渐渐恢复正常,日常生活也基本可以自理了。现在他一去世,妻子受到刺激,病情又加重了。

据悉,事故发生后,肇事者先是向杨家支付了2000元医药费,后又通过交警向家属赔付了20000元丧葬费,但这并不足以缓解杨家的经济状况。杨其瑞告诉,借来的8000多元医药费还没还清,杨其忠的遗体仍然躺在殡仪馆未火化,如果要进一步做医疗事故鉴定,还需要更多的钱。门外,杨其忠的妻子正抱头痛哭,9岁的小锦扶着母亲的臂膀,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