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上海钓鱼案车主首次胜诉振臂庆祝

来源: 时间:2019-01-21 17:44:39

上海“钓鱼”案车主首次胜诉 振臂庆祝

张晖(左)胜诉后振臂庆祝。CFP供图

“上海钓鱼风波”·追踪

昨日下午,被钓鱼车主张晖起诉上海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一案在闵行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和市民等二三十人旁听了庭审。法院当庭宣判,被告对原告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予以撤销,50元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这是上海第一起被钓鱼车主胜诉的案件。

之前“钓鱼官司”无一胜诉

9月8日中午,张晖在闵行区驾车等待红灯时,一名表情痛苦的30多岁男子上来敲车门,自称胃痛,打不到车。经不住恳求,他让男子上了车,结果被闽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以非法营运之名罚款1万元。20天后,他向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依法判决撤销行政处罚决定,退还罚款。10月9日,该案立案,但他对结果并不乐观。在此之前,曾有多名被钓鱼车主打官司,目前的报道中无一胜诉。

孙中界用菜刀剁掉左小手指后,情势突变。10月26日,浦东新区政府召开发布会,承认在孙案中有钓鱼执法行为。同一天,闵行区政府宣布,经调查组查明,张晖驾车载客一案的行政执法行为取证方式不正当,导致认定事实不清,区交通执法大队在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责令下已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当天下午,闵行区建交委和闵行区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亲自将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送到张晖手上,并表示道歉。10月29日,张晖拿回了1万元罚款,不过并未就此撤诉。

昨日中午,不少曾被钓鱼车主赶到闵行区人民法院,看见张晖及其代理人郝劲松等一行到来,他们高喊,“张晖加油,我们支持你!”看见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队长刘建强、副队长王建明等人走来,有的车主情绪激动,围住刘、王高喊“还我车!还我钱!”

被告行政处罚认定违法

张晖起诉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一案备受关注,但庭审现场几无硝烟,原告被告之间没有出现真正的辩论。整个庭审过程中,刘建强和王建明一直沉默不语,只有其代理人作了简短发言。

张晖告诉,就个人而言,他并无过多诉求,只是希望上海不再有“钩子”,从法律上判决倒钩行为是非法。具体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撤销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进行的行政处罚,二是50元诉讼费由被告支付。

当庭判决确认,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违法,被告对原告所作的行政处罚决定予以撤销,50元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庭审结束后,张晖及其代理人郝劲松前往普陀区真光派出所报案。前几天,张晖的妻子陆续收到两封内容完全相同的匿名信,一封寄往其单位,一封寄往其家中。写信者自称是钩头,希望张晖撤销对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的诉讼。来信措辞客气,看似温柔,但字里行间流露出不小的杀气,并暗示知道其一家老小的详情。在张晖看来,这无疑是封恐吓信。

链接:孙中界寄出赔偿申请书

本报讯(南方都市报左志英)昨日,孙中界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邮寄了赔偿申请书。孙的代理人郝劲松称,按法律规定,对方应在60日内答复。如果逾期没有答复,将提起国家赔偿行政诉讼。

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公布孙中界案调查结果之前一两个小时,即10月26日,浦东新区城管执法局约见了孙中界和郝劲松等人,他们表示,对于孙中界的医疗费及其他损失,可以协商进行国家赔偿。

孙中界的哥哥孙中记说,20多天过去了,但赔偿事宜迟迟没有进行,浦东新区城管执法局领导没再露过面,而是委托律师出面交涉。直到现在,双方谈过两次。孙中记说,这两次,还是他主动去找的,对方一再表示,让他耐心等待,会在4个月内解决问题。

时间如此漫长,令孙氏兄弟无法接受。无奈之下,决定以书面形式向浦东新区城管执法局提出赔偿申请。

至于索赔的金额,孙中界及其代理人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