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骂人导游道歉被指作秀旅游局称其是无证黑导

来源: 时间:2018-07-31 10:44:01

骂人导游道歉被指作秀 旅游局称其是无证黑导

杨晓峰在看女导游的道歉视频。

“对于当天我带团所做的行为,以及言语冲撞了各位游客,再次深表歉意,由此给各位带来了不愉快的旅游行程,同时也大大影响了整个旅游业的形象……”昨天本报A8版独家报道了南京游客不愿买烟被珠海女导游辱骂的,昨日在南京本地组团社的联系下,当天地接社发来了女导游吴某向游客道歉的视频。地接社同时也发来传真,表示将开除此导游,永不录用,并在本地全行业内通告,予以“封杀”。

本报的报道也引起了珠海当地旅游部门的重视,昨晚10:00,珠海旅游局质量监督所的陈所长表示,骂人的女导游是“无证导游”。对此,投诉人杨晓峰和另外两名南京游客则向表示,他们认为珠海女导游的道歉没有诚意,今天会继续到南京市旅游园林局投诉。

道歉还是作秀

骂人女导游面无表情地读道歉信

昨天下午5:30,赶到负责此次组团的南京某旅行社。该社一位负责人表示,据他们了解,女导游失态,导致和游客的这次纠纷纯属她个人原因,“不管什么原因,她说出那样的话证明她的职业道德太差。”该负责人说,旅行社之间都有合作,行业内的操作流程是根据区域分段交接客人。发生“骂人事件”的那天,按照合同签订的流程,游客出关后到达珠海,在珠海游览,然后去机场返程,“这一段由当地的地接社负责。”该负责人表示,通过本报获知此事后,立即和珠海的地接社联系。处理结果是,开除女导游吴某,而且永不录用,并在行业内部通报,其他旅行社不予录用。投诉人之一,市民杨晓峰提出要女导游道歉,南京的旅行社立即和珠海联系,“刚刚已经发来了道歉视频。”

下午6:45,杨晓峰和另外两名游客来到该旅行社观看了道歉视频。看到,视频中,女导游吴某面无表情地读着已事先写好的道歉信。一开始对自己当天的所作所为表示歉意,影响了旅游业的形象。吴某说,导游应该是服务于游客,而她为了自己的私利,带来了严重后果,并再次说对不起,请各位游客原谅。最近因为家庭原因,情绪很不稳定,又把这种不稳定情绪带到工作当中,现在公司给予她开除处分,并通告同行旅游业,自己在旅游业也无法生存。她非常后悔,当时的冲动给自己带来这样严重的后果,希望南京一行12名游客,给予原谅。虽然在整个过程中,女导游有两次擦拭眼睛和鼻子的动作,不过从视频中无法判断是否是因为流泪引起。

游客和导游连线时那头传出笑声

而对于两段加起来1分29秒的道歉视频,3位游客表示不能接受,“我觉得她没有诚意,她后悔只是因为公司的处罚,而没有真正认识到,对我们到底有什么伤害。”杨晓峰说,当时在农庄被女导游骂时,有100多人围观,大家都觉得很受不了,而且现场还有孩子,孩子也被说成是“骗子,穷光蛋”。

“我的孩子今年8岁,当时我还买了一包她推销的香烟。”游客薛女士说,因为孩子就坐在自己身边,而女导游不停地“逼”,因为确实不需要,全车没人买。眼看车厢内气氛很沉重,她就掏钱想缓和下,“我不想让孩子看到不好的一面。”薛女士说,最后女导游越说越过分,还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一幕。对于导游的道歉,她表示,从女导游的道歉中,没感觉出来她已经认识到自己对游客的侮辱有多严重,只是在念事先写好的草稿,“其实这不是导游素质的问题,而是管理制度的问题。”

游客无法接受女导游的道歉,南京的旅行社再次拨通了吴某的,希望吴某能和投诉的游客进行沟通。免提旁,杨晓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女导游一再表示“希望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当杨晓峰强调自己的“人格受到伤害时”,不知何故那头传来了笑声,再次惹恼了杨晓峰,他挂断了,协调道歉陷入僵局。

游客怀疑进的是“零负团费”团要继续投诉

与此同时,三位游客还是有种种疑惑:女导游远在珠海,是否真的被开除了?希望对此能有官方的确认。同时提出,地接社也要承担,要在媒体上公布对地接社的处理结果。“我们希望彻底根除这一现象,不要再让其他南京市民遭遇此类事件。”南京的旅行社负责人则表示,今后再也不会和这家地接社有业务上的往来,这种“承诺”依然无法让游客信服。

此外,女导游在骂人过程中声称“你们的车费餐费都是我付的”!让杨晓峰开始怀疑自己和团友参加的“港澳五日游”,是否就是市面上的“零负团费”团,就是先被导游花钱买到手,再靠强迫消费补贴团费的。对此,南京的旅行社的解释是“这个导游是行业中的败类”。对此,杨晓峰表示,仅仅处罚一个导游或者一家旅行社是没有用的,他还会继续去南京市旅游园林局投诉,希望旅游部门查清,不要再让更多的游客遭遇类似事件。

珠海旅游局:

骂人女导游

是无证“黑导”

本报的报道也引起了珠海旅游局的高度重视,昨天下午,该局旅游质量监督所致电本报,表示想与投诉人取得联系。昨晚10:00,该局旅游质量监督所的初步调查通报,让整个事件又发生了变化。

质量监督所陈所长表示,非常感谢本报在调查中给予的支持,昨天下午通过本报联系上投诉人杨晓峰后,找到南京的地接社,顺藤摸瓜又找到了当时的地接社。“据我们初步调查,这家旅行社不是珠海本地的,是外地的。”陈所长说,珠海的旅游业是“无障碍”的,只要是正规的旅游企业,都可以去做“地接”。昨天下午,该所已经对当事的地接社和女导游做了询问笔录,初步的调查显示,女导游吴某是无证导游,“女导游的身份还有待进一步确认,调查出结果,再走一个处罚程序,需要一个时间。”陈所长表示,查清后,将对地接社和吴某作出重罚。“如果当时带团的是正式的导游,情况就不会这么糟糕。”

当杨晓峰得知这一结果时,“看来我们怀疑女导游没诚意的感觉是对的。”他说,这就更加坚定了我们继续投诉的决心,组团社对此也要负。对此,南京的旅游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地接社涉及违规用“无证导游”,南京的组团社也有可能要面临处罚。最终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南京的组团社是否也涉嫌违规?本报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