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律师电话称被自称警察者带走家属恐其遭报复

来源: 时间:2018-08-19 18:48:16

律师称被自称警察者带走 家属恐其遭报复

原题:反歧视公益律师李方平失踪谜团 失踪四天后致电妻子称“只能打一次” 亲友恐其遭报复

《法制周报》 蒋格伟

“迄今为止,我丈夫已经失踪4天了。”那头焦急的声音来自一位郑姓女士,他的丈夫叫李方平。

李方平系北京瑞风律师事务所律师,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被媒体熟知的北京益仁平关爱中心免费法律顾问。

近年来,律师李方平频繁参与“乙肝歧视”、“艾滋歧视”、“三鹿奶粉受害家庭志愿律师团”、“中石化违反《反垄断法》”、“上书高法建议统一城乡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等公益性事件,而被国内媒体多次报道。李也因此被北京律师同仁誉为知名“公益律师”。

4月29日下午5时许,李方平打给妻子郑女士的被匆忙挂断,此后处于关机状态至今。目前,亲友就李方平的失踪案向北京警方报案。

5月4日上午10时许,李方平用陌生号码最后一次来电,叮嘱妻子注意吃饭和休息,“陌生号码是北京联通的,这说明方平目前身在北京,且其人身安全暂无危险。”郑女士表示。

“有自称是警察的人说要带我走”

4月29日,李方平失踪前最后见过的是国内知名反歧人士陆军。陆军向《法制周报》回忆了当日的情形。29日下午3时许,李方平、陆军及另外一位朋友在办公室商讨“国内首例艾滋病就业歧视案”,从下午3点到5点一直无人打扰。

妻子回忆,下午5时许,李方平离开陆军后给自己,“当时他在里问,是否去五棵松看电影。”郑女士称,此次通话,李方平语气平和无恙,因进电梯,信号不佳,李方平挂断。再次接到丈夫,约在3分钟后。郑女士称,此时那头的李方平语气变得急促起来,“今天回不了,有自称是警察的人说要带我走。”郑女士正欲追问,那头传来一阵争吵声,随即被挂断。

郑女士感觉不妙,接连拨打李方平。接下来的5分钟左右时间里,妻子两次接通丈夫,一次接通无人说话即被挂断,第二次李方平仅说了“你给陆军打………”。当妻子追问陆军联系方式时,那头传来怒斥李方平的声音,“跟谁通!”“我爱人。”这成为了这次通话听到的最后三个字。

此后,无论妻子怎么拨打那个熟悉的,均处于关机状态。

郑女士马上联系到陆军。陆军向《法制周报》回忆,接到李方平妻子后,自己马上带人下楼寻找李的踪迹无果,“问过大楼保安,都称没有看见。”

“经常自掏腰包为弱势群体打官司”

李方平,37岁,目前定居北京。北京社科院法学硕士毕业后,从事律师行业。

“李老师是一个有怜悯之心的律师,他经常会自掏腰包,为弱势群体打官司。”同事黄女士表示,在律师事务所里,李方平是被后来者经常谈及的正义律师,尤其是他的那些经典的成功案例,“仅2006年就有两起轰动全国的公益官司。”

黄女士所称的2006年2起轰动官司为,李方平代理的河北邢台输血感染艾滋病案,被评为“2006年河北省十大法治事件”;“天津乙肝歧视第一案”被评为“2006年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之首。

陆军介绍,李方平律师是我国反歧视领域著名的公益律师之一,长期关注乙肝病毒携带者、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血友病患者、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平等权利。近期,李代理了中国艾滋就业歧视第一案,协助了安徽的一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起诉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因为这位感染者在当地教师招聘考试中被抽血化验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遭淘汰。该案被当地法院一审、二审判决败诉后,4月25日又向安徽省检察院提起了申诉。

资料显示,此前,李方平还代理了中国乙肝隐私侵权第一案、中国基因歧视第一案、全国首起残疾人无障碍设施诉讼案、河北邢台输血感染艾滋病案等多起公益诉讼,发起中国反垄断第一案,并曾发表多篇“公民建议书”,建议消除乙肝歧视、城乡差别待遇等问题。

亲友恐其遭报复

30日下午1点,妻子郑女士就李方平失踪一事向事发地,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报案,报案已迅速获得受理。时至5月3日下午5:30,李律师失去联系已超过96小时,家属一直没有接到任何关于李方平的消息。

3日上午,李方平律师妻子和朋友前往北京市律协,反映了李方平失踪一事,律协秘书长李冰如表示将予以重点关注。下午,李方平律师家人和朋友又来到北京市司法局,司法局律管处负责人表示,律管处会向上级汇报,慎重对待此事。

3日下午,李方平家人和朋友还询问了海淀区羊坊店警方和北京市警方,警方均称仍无李律师任何音讯,并表示一旦有消息就会给李方平家人回复。事发后,陆军先后以个人身份就李方平失踪一事通过络连续三次发布《公益律师李方平失踪告知信》。告知信受到民的高度关注,在各大论坛频繁转载。

“可能是公益官司惹祸上身。”妻子郑女士及陆军担忧,李方平律师代理的公益诉讼,通常是代理弱势群体起诉强势单位(包括上市企业、事业单位、行政部门等),因而得罪的强势单位很多,亲友对于李方平律师是否遭到打击报复感到极为忧虑、对李方平律师当前的人身安全状况极为忧虑。

失踪100小时后的通话

2011年5月4日上午10:00左右,公益律师李方平失去联系100小时后,李方平的妻子突然接到一个自称“李方平”的人从陌生号打来的短暂,经辨认为李方平本人。

通话中,李方平告诉妻子,自己在外面“谈事情”,大概需要几天之后才能回家,并叮嘱妻子不要急躁,要正常上班,随即被挂断。随后李方平妻子回拨那个号码,但无人接听。

几分钟后,那个号码再次来电,在里,李方平告诉妻子,自己“只能打这一次了”,并再次叮嘱妻子要注意吃饭、注意休息。随即挂断。据郑女士介绍,李方平语气相当疲惫。挂断之后,郑女士致电当初报案的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告知了李律师来电情况,并告知了来电的那个陌生号,以协助警方对该号进行定位及后续调查。

“来电的陌生号码是北京联通的,这说明方平目前身在北京,且其人身安全暂无危险。”妻子郑女士表示,她接到之后,至少知道李方平律师现在“还没事”,她希望李律师能够平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