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中学以扣留毕业证威胁要求初三差生进厂打工

来源: 时间:2018-08-23 17:46:01

中学以扣留毕业证威胁要求初三差生进厂打工

转播到腾讯微博

3月30日,俞根生化名在海丰鞋厂见到女儿

在吉安市教育部门“春季分流”政策的背景下,遂川县黄坑中学部分“差生”在中考前被安排进了工厂,校方解释是安排他们就读中职,进工厂只不过因为属于校企联合办学。

律师认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主要任务是接受教育,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应当服从和履行。“半工半读”也有违《义务教育法》第十四条“禁止用人单位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规定。

初三在校生被学校安排进厂

“我感觉厂里比学校好多了。”

3月30日,俞晴(化名)隔着吉安利佳(遂川海丰)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丰鞋厂”)的围栏,对新法制报说。

此前,她是黄坑中学初三在校学生,一个多月前刚过的16周岁生日。

俞晴称,他们到海丰鞋厂后,进行了相关的登记手续。“工资每月1412元,明天可能开始上班,”她说,“具体怎么安排还没有定下来。”

她对厂里的印象不错:“环境好,老师说吃、住、工作都在厂里。”

海丰鞋厂是遂川县最大的招商企业。按照老师的交待,接下来的两年,她将在鞋厂度过。

俞根生(化名)对女儿俞晴在中考前夕的节骨眼上选择离开学校,感到十分意外。

一个星期前,俞根生接到女儿的,说想进厂打工。俞晴告诉他,学校初三毕业班的“差生”,没有希望考上高中的,都“推荐”进厂。也就是说,离开学校走进海丰鞋厂的初三在校生,并非只俞晴一人。

最重要的是,这一切是所在学校“促成”的,俞根生感到无法理解。俞根生劝女儿回到学校读完最后几个月,初中读完再说。俞晴没答应。

3月30日,黄坑中学综治室副主任蒋小华和一名初三班主任,带着俞晴以及同年级另外5名在校生来到海丰鞋厂。

对此,俞根生和其他家长很迷惑:“成绩再怎么差,还在接受义务教育,而且交了报考的钱,怎么就被学校送进工厂了?”

不走就拿不到毕业证?

据学生们反映,学校“敦促”在校生提前离校,有个“杀手锏”。

“离开学校的学生,等其他同学中考后,可以拿毕业证,”俞晴介绍说,“不走的话,按照校规,没考上350分的学生就要补考,补考没过还要补考……不然就拿不到毕业证。”

3月30日,叶付勇向新法制报提供了该校的“毕业证发放管理规定”。

叶付勇是俞晴的班主任,他说,这条规定仅仅是一个形式,并不会按此去做。

校长廖其平进一步解释道,制定这个规定,目的是督促学生平时用功读书,给他们制造“考不到好成绩就拿不到毕业证”的压力,“不给压力,就没动力”。

廖其平强调,在动员学生进厂的问题上,特意强调:“绝对不能和毕业证挂钩。”但叶付勇承认,他把这条校规用在了动员“差生”离校上。

“不走就拿不到毕业证。”于是成了许多“差生”的共同理解和认识,并传达给家长。

俞晴承认,她曾犹豫过,后来看到身边的同学陆续离开,就动摇了思想。她“成绩很差”,平时一起玩得来的也多是“差生”。“他们都走了,我在学校呆下去,既不安心,也没什么意思。”

除了进厂,学校还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学电脑。

“学电脑要交800元学费,”俞晴说,“而进厂可以拿工资。”

俞根生一直没同意女儿的决定,但3月28日,俞晴在里一边哭一边求他,说:“在学校实在呆不下去了。”

无奈之下,俞根生“尊重她的自由,尊重她的选择”。事后,他才得知,是在叶付勇的多次要求下,俞晴当面给他打的,因为“要获得家长同意”。

3月29日,俞晴填写了学校提供的“自愿就读意向书”,选择“海丰鞋业设计班”。

她透露:“我们九(初三)(1)班48名学生有18人被老师推荐进厂或学电脑。”

新法制报从另一名学生手中得到了一份名单,上面是34名被推荐离校的学生名字和,有的还载明了家长。

4月3日11时50分许,另一学生付小花(化名)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说:“我还没下班,正在做事。”她也是被学校送进鞋厂中的一人,中传来嘈杂的声音。

另一名家长黄建国(化名)介绍说,他女儿前几天说要去学电脑,要交800元钱。“我说还没中考,去学什么电脑,等中考完了再说。”但最终没能阻止女儿离开学校。

学校被指驱赶“差生”

廖其平介绍,这些“差生”进厂或学电脑,其实是读中职遂川县职业中学。

据新法制报事后从遂川县职业中学校长罗春保处了解到的信息显示,该校与海丰鞋厂属联合办学,鞋厂是实践基地。罗春保称,学生今后的学习、生活、工作以后都在海峰鞋厂内,属“半工半读”。

廖其平证实,该校初三年级4个班一共有201人,3月22日送走了11人,3月30日送走了22人,其中6人被送到海丰鞋厂。

3月30日,新法制报在黄坑中学看到,初三年级的学生们正在紧张学习,课桌上堆满了书,但有不少空位。

一学生介绍,九(1)班有49个学生,19个读中职去了,(2)班54人,15人学电脑去了。

那么,这两个班级被学校送走的学生数就达34人,而廖其平介绍的是4个班一共送走33人(注:各方说法略有出入)。

学生们说,送走的都是成绩比较差的。

对于身边同学提前离校,他们也有自己的看法:“凭什么‘差生’就不能参加中考?这让我们也感觉有了新的压力。”

廖其平则提供俞晴的“自愿书”给新法制报,强调学校没有威逼任何一名学生离校,均属自愿。

不过,廖其平也坦承,学校不会放成绩好的学生去读中职,“对于成绩差的学生,我们就做思想工作,宣传政策,在家长同意的情况下,让他们去读中职”。

廖其平认为,初三学生面临升学或就业,中职是一条出路,进工厂可以就业,有工资。他还补充道,现在学生去工厂按1412元计算实习工资。

家长们质疑说,就算学生就读中职,为何直接进了海丰鞋厂?

罗春保则一再强调,学生在鞋厂不只是打工,同时还学习文化课、实践课,打工只是其中一部分。

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教师在教育教学中应当平等对待学生,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因材施教,促进学生的充分发展……不得侵犯学生合法权益。”

“动员学生就读中职,并不能专门以‘差生’为特定群体,”吉安市教育局局长刘波涛3月31日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这多少有点驱赶差生的趋向。”

市教育局下文允许分流在校生

罗春保对新法制报透露,此次招收初三在校生,是因为县教体局的“春季分流”工作。

3月30日,遂川县教体局副局长肖田生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初三学生目前基本上处于复习阶段,义务教育的文化课程基本完成,按照上级教育部门的文件精神,可以提前分流学生就读中职。

肖田生提供的《关于做好2011年我县职业中学春季招生工作的通知》显示:今年春季分流工作,只为该县职业中学开设的鞋业设计与制造、计算机应用等专业招生,招生的对象为部分初三在校生。送生时间定在3月29日至30日。

文件规定,送生数应控制在本校本届毕业生的10%以内,不得借机驱赶“差生”。而黄坑中学初三年级201名学生中已经送走30名以上,显然超过了这个比例。

肖田生介绍,分流的学生在拥有中职学籍的同时,还拥有原中学的学籍,是“双学籍”。遂川县教体局同时要求学生应继续在中职接受义务教育文化课程,到时可以不参加中考,但和在校生一样拿毕业证。

3月31日,吉安市教育局分管副局长彭晓雁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分流的学生同时还有鞋厂员工的身份。这些学生已经由在校接受义务教育为主,转变成了以中职教育、实习、工作为主,“不过并不影响学生本身应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

彭晓雁对黄坑中学将学生直接送进海丰鞋厂的做法,认为存在不妥,“一般是学校将学生送进中职学校,然后需要实践实习的时候,再选择时间进厂。”

彭晓雁称,全吉安市都在搞“春季分流”工作,允许分流在校生。

彭晓雁提供的吉安市教育局《关于认真做好2011年中职招生工作的通知》显示,该市须确保完成今年全市中等职业教育招生1.8万人任务,实行春秋两季招生,招生计划数按初三在校生数比例分解到各县(市、区),再层层分解到各中职学校和生源学校,最后落实到班级和具体负责人。

遂川县的招生计划数为1800名。

据彭晓雁分析,在招生任务的背后,是企业用工紧缺问题,希望职校能多培养一些技能人才给相关企业。

3月31日,刘波涛接受新法制报采访时表示,“春季分流”初三在校生的模式,目前还是一种探索,按道理应该让他们完成义务教育,但对于考不取高中的学生,“要是等学生毕业了,就找不到人了”。

彭晓雁予以补充道:“分流的学生不需要再回来参加中考,也有类似的原因在里面”。

于是,当黄坑中学的“差生”走进工厂时,被他们欣然接受。

吉安市教育局同时承认,类似情况其他县区也有。

律师称此举有违义务教育法

据了解,对于类似的“春季分流”,全国很多省市都出现过,但目前多处于明令禁止状态,如早在2009年2月,福建省教育厅就发出《通知》,指出个别地方采取变相的“分流”形式,要求尚未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学生接受中职教育,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要求停止各种形式的“初中分流”,保证每个学生都能接受完整、合格的九年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招生对象必须是接受完九年义务教育后的初中毕业生,中职校春季班不得招收当年初中在校学生。今年春季,四川省教育厅也紧急下文,严禁对初三学生分流。

对于吉安市的做法,江西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晟提出质疑:“这些学生目前的主要任务是接受义务教育,属于国家强制性教育,任何单位和个人都应当服从和履行,并不是去接受所谓的中职学习和工厂实践。中职学校并没有实行义务教育资格,即便保留了初中学籍,也并不表明学生接受了义务教育。何况义务教育与中等职业教育并不是‘并行’关系,而是相互‘衔接’的。只有在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前提下,并征得学生和学生家长的同意,才能将一些学生送到技校等中专院校去读书。”

对于被分流的“差生”可以不参加中考的说法,曹晟认为,按照《江西省普通中小学学籍管理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小学、初中毕业考试成绩须记入学生电子档案,没有参加毕业考试的作为辍学论处。”因此,他认为,不参加中学毕业考试,必然无法拿到毕业证书。

曹晟特别强调,《义务教育法》第十四条还明确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吉安当地所谓的‘半工半读’,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他补充道,义务教育必定是全日制的,更不存在“半工半读”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