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安徽一教育局吃回扣给职工发福利被判单位受

来源: 时间:2018-08-03 16:44:05

安徽一教育局吃回扣给职工发福利:被判单位受贿罪

1997年新刑法颁布后,增加了单位受贿罪这一罪名。但在实践中,被判单位受贿则较为罕见。但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吃回扣并将回扣用于给全体职工发福利一案中,则的的确确出现了国家机关被判构成单位受贿犯罪。

教育局以“宣传推广费”的名义吃回扣

2006年以前,安徽省中小学教辅资料按规定要从新华书店买。2006年以后,教辅资料选用放开,安徽省各中小学校可以不从新华书店采购。为了销售教辅资料,新华书店则以“宣传推广费”名义给回扣。2006年到2011年共六年时间里,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要求学校统一从淮南市新华书店征订教科书等学习资料,以“宣传推广费”的名义账外收受新华书店回扣523924元。有的回扣是以报销维修费和印刷费的名义转账,有的回扣是以报销办公用品发票和餐饮发票等名义支取现金,吃回扣的名头很多。

回扣被用于给全体职工发福利

经谢家集区教育局局务会研究,所谓的宣传推广费没有直接转入区教育账户,而是进入了区教育局的小金库里,并且决定回扣款以福利的形式发给教育局职工,回扣款的来源、性质和使用均作过通告和说明。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这些福利分为以下部分:给全局职工发节日福利、慰问看望去世职工家属和患病职工、组织职工及学校校长外出活动、游玩等。根据会计中心主任鲁某回忆说,2006至2012年间,局里的职工每年都会发两三万元的福利,总共发了大约16万左右。另外每年还用这笔钱发加班费、防暑降温费等,发放标准大家都一样,每人每次500元至1000元不等。

法院认定单位受贿罚金20万

2014年9月26日,凤台县检察院以单位受贿罪对谢家集区教育局提起公诉,以单位受贿罪、受贿罪对王吉先等3人提起公诉。

安徽省凤台县法院审理后认定,2006年至2011年,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作为国家机关,账外暗中收受淮南市新华书店回扣款523924元,为本单位谋取利益,情节严重。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局长王吉先、副局长袁传苏、会计鲁某,系该行为的主管人员和直接人员,被告单位及三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单位受贿罪。王吉先、袁传苏还有其他受贿事实。王吉先共收受他人财物总价值80万余元,袁传苏收受他人财物总价值31万余元,其行为分别构成受贿罪。

2015年4月28日,凤台县法院认定淮南市谢家集区教育局构成单位受贿罪,判处罚金20万元。同时,以单位受贿罪、受贿罪判处王吉先有期徒刑9年,以同样罪名判处袁传苏有期徒刑7年4个月。鲁某被法院认定构成单位受贿罪,但免予刑事处罚。

单位受贿罪

一、犯罪主体

本罪的犯罪主体有些特殊,不同于一般犯罪的自然人,本罪只能由国有单位构成。它包括: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集体经济组织、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外商独资企业和私营企业,不能成为单位受贿罪的主体。

二、主观上具有直接故意

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具有索取或者收受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动机、目的。单位受贿罪的这种故意,是经单位决策机构的授权或同意,由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人员故意收受或索取贿赂的行为表现出来的,是法人整体意志的体现。

三、客观表现

1、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严重。

2、在经济往来中,在帐外暗中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

四、刑罚

构成单位受贿罪,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注意,单位受贿罪中自然人罪名的确定依单位受贿罪罪名确定。

单位受贿罪不同于受贿罪

一、受贿罪中索取他人财物的,不论是否“为他人谋取利益”,均可构成受贿罪;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则必须同时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条件,才能构成受贿罪。

而单位受贿罪中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则必须同时具备为他人谋取利益之条件时,才能构成犯罪。

另外值得注意,受贿罪中索贿的刑法明确规定要从重处罚,而单位受贿罪中索贿则不是法定从重处罚情节。

二、受贿罪是复行为犯,构成此罪的国家工作人员还需具有“利用职务便利”的行为,即利用自己职务上主管、负责或者承办某项公共事务的职权及其所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利益的行为。

而单位受贿罪只要国有单位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且情节严重的就构成单位受贿罪,没有要求构成此罪的单位必须具有利用本单位相关职务或职权的行为。

三、单位受贿罪中要求具有“情节严重”的行为,且该“情节严重”是构成单位受贿罪的必要条件,是区分罪与非罪的标准,而受贿罪的定罪中没有该情节的要求。

四、受贿罪中存在着斡旋受贿行为,即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

而单位受贿罪中则不存在斡旋受贿行为,即国有单位利用其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有单位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则不构成斡旋受贿犯罪。

需要特别注意,单位受贿罪和受贿罪本身并不矛盾。在本案中,这家区教育局的主要负责人,同时以单位受贿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是数罪并罚。

国家党政机关接受其他单位或是个人的“赞助”,私设“小金库”,为本单位职工谋求福利,是相当常见的。但以前往往有赖于自查自纠,所以此次该教育局吃回扣被判单位受贿罪一案在某种程度上为法律的适用提供了思路。但同时我们还应当看到,诸如此类单位犯罪在处罚上也面临一些窘境。如罚金究竟该谁交纳。罚金的处罚对象是教育局,但具体的受惠者却是全体职工。究竟如何执行?这还需慎思。(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