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两亲姐妹月偷手机500部经常吃咸菜图

来源: 时间:2018-10-27 18:41:20

两亲姐妹月偷500部经常吃咸菜(图)

犯罪嫌疑人悔恨不已

“啪——”列位看官,今天咱们接着说郑州中原警方破获的安徽籍特大盗窃团伙。团伙里有个骨干,原本只是一个乡村肉贩;而一对亲姐妹,竟月偷五百部!昨日,郑州中原公安分局提审了主要嫌犯,让我们把镜头推近,好好看看这个团伙到底都是些啥样的人。

□今报 王在华 通讯员 王浩 胡洪禹/文 刘栋杰/图

乡村肉贩恋上有夫之妇寻欢作乐欠下十万巨款

话说安徽枞阳县,住着一个40多岁的严大强。2005年年初,严大强还在镇上摆摊卖肉,一天挣个二三十块钱。这样的收入本来还够补贴家用,可一个女人的闯入让他开始亏空了。

这个女人叫左思洋,两人是在镇上打牌时认识的。这个左思洋是个有夫之妇。毕竟都是结过婚的人,为了修成正果,俩人开始想着发大财,然后远走高飞。想发财,靠卖肉当然不现实。俩人正在寻找发财的门路,严大强的媳妇儿不干了,我给你生完儿子带孙子,你在外面找女人,那可对不起了,离婚!

离了婚的严大强,恢复了自由身;可左思洋却没能如愿,就一直拖着。

为了哄女朋友开心,严大强变着法子给她恢复第二春。吃香喝辣,穿金戴银。这么大的开销,肉铺子哪能顶起?再加上严大强又喜欢打牌赌钱,只见那钱像流水一样往外走,严大强的窟窿越挖越大。

祸不单行,2008年5月,严大强和左思洋来郑州玩的时候,出了车祸,医药费花了好几万。“到最后,我欠了人家10多万块钱”。严大强那个愁啊。这时,“拯救”他的人来了。“一天轻松挣几百,就早上出去转转,其他时间想干啥干啥,没人问你。”朋友左志勇说完,还给他提供了一个上线的。

什么生意这么赚钱?是“摸风”,当地人流传20年的一种生意。它能让人快速致富,最适合希望不劳而获的人。

携情妇拜山头郑州“摸风”拉下线搞培训规模发展

“摸风”,本来是一种在白纸上变出字的小把戏,流传在安徽省枞阳县民间。

先用白蜡在白纸上写出想要的字,然后用香灰揉擦,就能把原来写的字显示出来。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但有人却将游戏变为犯罪的手段。“摸风”确实赚钱,但却违法,这一点严大强很清楚。但为了让自己的情妇“过上好日子”,他决定豁出去了。

今年6月,天气渐热,严大强来到郑州。他的想法是,除了能“摸风”,他还能带着情妇继续打交通事故官司,看能不能要回事故赔偿金。到郑州的第一天,严大强就开始“拜山头”,先给上线程小雨打了个。程小雨一口答应:“只要你手头有货,我上门去收。”

听说严大强也开始“摸风”了,他的狐朋狗友很快给他打来,希望能在他的手下大干一番。2009年6月20日,严大强的“生意”开张了,一天收了好几个。与众不同的是,严大强从一开始就不甘居人下,直接从收购做起。“摸风”的行当跟传销非常相似,分上线下线。下线都是一线,直接去都市村庄、快捷酒店等地方行窃,上线则是收购下线偷来的东西,他们还经常发展新的下线。上线培养了几个弟子后,一般就不再亲自出马,“只在业务上指导指导”。他的手下则会对新发展的人展开培训,虽然没有书面教材,倒也是环环相扣。“摸风”时一般都是女人出马,男人望风。为什么呢?大清早跑到别人房间里,你说走错房间了,谁信呢?

对“摸风者”的训练,“培训师”经常亲力亲为。他们斜卧在床上,半开房门假寐,细心观察受训者的表现。一旦受训者蹑手蹑脚进来,他们一般都会突然“惊醒”,开始盘问受训者。“房东在这个房间吗?”这样的回答一般才会过关,否则重新再来。

经过强化培训,严大强的团伙越滚越大,朝着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开来。

偷论斤卖引发价格战争下线抢“人才”招来姐妹花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这话一点也不假,严大强终于遇到了竞争。

随着严大强“做大做强”,营业额也越来越大,平均每天都有一二十部的流量。这时候,另一个团伙插进了一杠子。他们开始“勾引”严大强旗下的“摸风者”,以高价收购他们偷到的等物品。这样一来,严大强的“生意”受到了很大损失。

“摸风帮”的组织相对松散,上线主要靠收购价格和自身威信来拉拢手下。如果你的收购价格越来越低,威信就会越来越低,“摸风者”来归顺的自然就少了。所以,“摸风帮”团伙之间争地盘,其实就是争手下,也就是《天下无贼》中“黎叔”所说的“人才”。

于是,价格战不可避免了。谁收的价格高,来找的“摸风者”就越多。品相差论斤卖的变成30块钱一个,山寨机你收40块我收45块一个。品牌机你收100块一个,我就收110块一个。随着团伙之间的“恶性竞争”,上线都撑不住了,开始寻找新的“摸风者”加入。一时间,你拉你的姐姐、姐夫,他拉他的妹妹、妹夫,还打着让自家亲戚快速致富的幌子。

在寻找新人的同时,严大强瞄上了一对姐妹,左小红和左小雨。这对姐妹大盗本来是刚入行,但业绩骄人,有时候一天能交十几部。同时,她们非常精明,经常“货比三家”,最后才出手卖货。

就在严大强企图“撬墙脚”的时候,左小红和左小雨还沉浸在成功的快感当中。

31岁的左小红和35岁的左小雨貌不惊人,本来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经过高手一番“点拨”,让她们感觉以前“活得不值”。高手“点拨”她们的时候,她们还在无锡一家家具厂工作,天天泡在油漆味里刷家具。“每天累得跟骡子一样,一个月才挣800块钱,真不值。”高手说,你们还是去“摸风”吧。

姐妹大盗每天四点起床月偷五百相当“敬业”

“摸风”还是干苦力?最后,左小红姐妹俩还是对“哗哗”响的票子更为向往,决定入行“摸风”。在堂哥的介绍下,她们“加盟”了一个老乡的“摸风帮”。俩人对“摸风”的悟性非常高,很快就掌握了“摸风”的各种技巧。

2009年7月6日,两姐妹来到郑州,第二天凌晨四点就打车出门来到金水区陈寨村。有人去公共洗手间洗漱,没有随手关门,被两人轻易拿走。第一次出手,两人就捞到了“大鱼”,一部名牌顶级。这部,卖了800元钱,顶她们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原来钱这么好赚!”两人受到极大刺激,开始疯狂偷窃。

从这天开始,两姐妹把闹铃定在凌晨4点,每天雷打不动翻身起床。因为金水区陈寨村比较大,她们连偷了好几天,共偷得几十部。8月10日,民警将她们抓获时,她们手里还有5部、笔记本电脑1台。偷了这么多东西,她们竟然还说“一般”。

面对民警,除了手中的物品,她们不承认偷了其他任何物品。但这时严大强已落,他的账本上记满了两姐妹的出售记录,哪能让她们随便否认?同时,中原公安分局早已经派出专人,查看嫌疑人的汇款记录。在两姐妹的家中,民警发现两人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汇款2.8万元。“你们没有正当职业,怎么赚了这么多钱?”中原公安分局第二区刑警中队队长郭鑫的问话,让两人哑口无言。“我们也记不起偷了多少了。”最后,两人竹筒倒豆子,把能记起的案件都说了出来。两万八的汇款,均价50元,算下来最少有500多部,也就是说她们每天偷10多部。郭鑫算的这笔账,证明两人确实是团伙中“最敬业”的小偷。

赚钱最多竟然常吃咸菜月挣两万八全部寄回家

因为是“最敬业”的小偷,她们的收益一直是最好的。但是,她们竟然是最省吃俭用的小偷。

在郑州偷盗期间,她们还抽空接待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让他来郑州看病,并随手塞给他7000块钱。因为弟弟嫌拿着钱路上不安全,她们才把这笔钱寄了回去。

她们住进旅店之后,自己买了米面油,买了电饭煲,每天自己做饭吃。民警搜查她们的住所,找出她们的菜品,竟然主要是咸菜。她们主要的花费是每天早上打车,一天三四十块钱。得手后,她们就坐公交车回来。之所以省吃俭用,就是要维持家里的开销。

两人“摸风”一个月,挣了两万八千块,大部分都寄到家中。被警方抓获后,两姐妹后悔不已,为当初进错行痛哭流涕。“这一进看守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了”。

对于两人的遭遇,郭鑫感叹不已,“吃苦耐劳本来是优良品质,但她们用错了地方!”

随着郑州中原警方雷霆出击,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74人,落实案件在1000起以上。据悉,缴获的赃物,将在结案后发还失主。

对于警方的干净利落,左志勇被抓后表示,他们在其他地方“摸风”都平平安安,只有在郑州很快落了。(文中嫌疑人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