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资深网民以网络参政获南京市委书记复信

来源: 时间:2018-09-23 18:56:43

资深民以络参政获南京市委书记复信

武宁生

民“南京无事佬”热心时事政治,这一点从他最近的络动态中就能看出来。

近一个月来,他在上反思南平血案,三问王家岭矿难,还力挺奥运冠军周洋帮父母找工作。不过,他的关注点明显呈现着近大远小的特征,相比上述国内热点,南京城的大部制改革、如何解决老百姓过江难等问题牵扯了他更多的精力。

最近,一封回信再次证明了这位资深民在络世界中的“江湖地位”。3月11日,有人通过给他转发来一份电子文档。文档开头写道:“民‘南京无事佬’:您好,我和季建业市长都看到了您在西祠胡同《零距离论坛》上发表的《南京举办2014年青奥会,寄语南京的大家长》的帖文,很受启发……”落款是,南京市市委书记朱善璐。

在这篇让市委书记“很受启发”的帖子里,“南京无事佬”为这座城市即将举办的体育盛会提了10大建言,他自己最看重其中三条:一是未来4年不要把南京城变成“大工地”;二是既然用纳税人的钱举办青奥会,就别“赔本赚吆喝”,最好还能赚点儿钱;第三条则要求政府部门必须向市民承诺,比如老城如何保护,新城如何发展……总之,“政府在让国际奥委会放心的同时,也必须让南京市民放心”。

在得到络回复的几天之后,现实生活中的南京市民武宁生收到了市委书记回信的原件。有朋友给出主意说,这是市委书记第一次给南京民复信,应该“裱起来”。武宁生却拿出“南京无事佬”的口吻调侃道:“没有实质性的回复,只是表个态嘛。”尽管私底下,这位“无事佬”也认为,领导能向民表态已经是“民主政治发展进程中的巨大进步”了。

在南京话的语境里,“无事佬”意指“无所事事的人”,略含贬义。2002年从某国企管理层淡出回家赋闲之后,武宁生不但将“无事佬”作为自己的名,还将其直译为“Nothingman”,以便融入没有国界的互联世界。2005年,他创建的博客《闲言杂语》甚至被一德国媒体评为中文类博客第二名。“我上早,而那些德国评委又不懂中文。”武宁生这样解释获奖原因。

现年59岁的“南京无事佬”确实称得上是中国第一代民。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就开始用线拨号上。他泡过聊天室,用过ICQ(全球第一款即时通信软件),结交海内外笔友无数。因为岁数大,被友们尊称为“佬哥”。

“佬哥”在上有很多粉丝。一位叫“云梦”的友专门为“佬哥”立过传。“南京无事佬是个善良的人。一只猫从他身边跑过,旁边有条流浪狗汪汪地冲猫叫,他踢开流浪狗:‘讨厌,干吗欺负猫咪,偶不喜欢你了。’然后追着保护那只猫。”“云梦”据此得出结论,“有是非的地方就有南京无事佬”。

对这些江湖传言,“佬哥”的评价是“虚构的成分居多”。还是他夫人的话比较中肯:“成天写那些破东西,废话连篇,有什么鬼用?”在这位主妇看来,“还不如给报刊投稿挣几个小钱实惠。”可惜“佬哥”不愿卖文为生,只要友喜欢看,自己就愿意写,不写就难受。

“佬哥”写得最多的还是与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最近即将通车的一条过江隧道又让他操心起困扰南京人多年的“过江难问题”。

“佬哥”担心,今年五一那天的隧道“通车典礼”将会成为“开业典礼”,他甚至帮媒体把标题都起好了,“过江新添经营点,××遂道正式对外开业。”

“长江二桥、三桥和过江隧道都要向老百姓收费,那座上年纪的长江大桥能不堵车吗?”“佬哥”摊开双手问道,“按说,政府有义务为市民提供与城市建设和发展相适应的公共设施。”最终,他考察了武汉市处理武汉长江二桥的模式之后,建言政府赎回长江大桥的经营权。

另一项让“佬哥”牵挂的议题是垃圾焚烧问题。当他听说江北浦口区要建垃圾焚烧厂,听证会却要“偷偷摸摸”地在50公里外的江宁区召开时,“佬哥”就一心认定其中“有问题”。

他恶补垃圾焚烧知识,三赴天井洼搞实地调查,“车门一开,味道就受不了,小池塘里的水也看不出来是黑的还是红的。”“佬哥”发现,在该项目5公里内,有20多个大型社区,涉及居民数十万人。同时南京为数不多的“绿肺”之一珍珠泉公园和老山风景区也都包含其中。“佬哥”的调查报告后来在听证会上被反方大量引用。“佬哥”也打给环保局,建议有关部门重新选址。

“这种刨根问底的过程是一种享受。”“佬哥”说,自己早年间就关心政治,后来改革开放后转而思考经济问题,最近几年又关注起了民生问题,“我个人兴趣的转变倒也很契合大时代的背景。”

作为中国第一代民,他也深切体会到发生在络上的时代变迁。“佬哥”最初上的时候,聊天室里都是年轻人在卿卿我我,很少有人愿意和他这位“大叔”谈国事。2003年之后,随着民数量剧增,不断出现的公共议题和热点事件把友们聚合在一起,话题也越发广泛而深入,政府部门也不得不正视这个民意聚合的舆论场。

“佬哥”举例说,今年两会期间,南京某民给新任南京市市长季建业建言,题目就叫《给季哥的一封信》。所幸倒也没见这位新官生气。这位“季哥”后来在和友交流时还透露:“各位给我写的每一封信,上给我发的每一个帖子,只要是指名发给我的,不管多晚我都会看。”

不管现实中的言路是否畅通,至少官民在络上像是实现了零距离。“佬哥”注意到,2009年,全国不少城市都建立了络发言人制度。比如南京市政府就规定,针对络发帖,所涉单位的络发言人原则上应该在24小时内予以回复。

“佬哥”也给熟识的政府工作人员提建议,希望政府论坛不要成为投诉站,也不要总是出现“你的意见我们已经转到某某部门,谢谢你的参与”之类的机器人式的回复,而应是平等互动,心平气和,并能够解决问题。

提建议之后没多久,“佬哥”就在政府论坛上与“络发言人”有了一次交锋。当时,“佬哥”想找关于南京市历届党政领导人姓名和任期的资料,在市政府站、档案局站都找不到。于是他在市档案局的论坛上发帖索要址链接。该局络发言人倒是回复挺快:“请与南京市档案馆文档查阅中心联系。”一番客套之后,给了个号码。

“佬哥”对此并不满意,他回帖告诉对方,这个114也有,他只要一个查阅的地址,索取公开的信息何必这么麻烦?

3天之内,“佬哥”催了4个帖,档案局那位络发言人最后终于贴出了历届市委书记、市长的任期资料。

“这才叫‘互动’嘛。”“佬哥”在感谢帖中写道,“不能总是友动,政府不动。”

“佬哥”发现,这种络和现实生活的互动如今比比皆是。前一段时间,南京市有关部门宣布,要将孙中山铜像回迁到新街口广场。结果有友发现,该项目预算资金高达1950万元。一时间舆论哗然,市民在上质疑:“移一尊铜像凭什么花这么多钱?”

有关政府部门很快召开发布会,澄清1950万元是沥青、花岗岩、绿化、照明和迁移等费用的总和。

“佬哥”并不因此放弃自己的独立调查。他跑到建材市场了解行情,并且把政府公开的预算发给熟识的工程专家。最终他判断,这个预算没有想象的那样高得离谱,但是比一般的工程预算还是偏高。比如该项目沥青的预算每平方米是377元,而行情是“一般每平方米不会超过300元”。不过,工程专家也提醒他,不排除政府部门选了最好的材质和最好的施工队伍。

作为公民,“佬哥”也只能调查到这一步了,最终这篇“拿不准”调查报告没有被挂在上。

他逢人就笑着解释:“我是关注公共事务的建言者,不是愤青。”